7月外储创六年最大单月增幅 双循环利于外储规模总体稳定

2020-08-10 08:21:07

  原标题:7月外储创六年最大单月增幅 “双循环”利于外储规模总体稳定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8月7日,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7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544亿美元,较6月末上升421亿美元,升幅为1.4%,为今年3月以来连续四个月上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多位金融领域分析师表示,7月外汇储备环比大幅增长的主要是受到汇率折算因素的影响,即7月美元指数下降,导致外汇储备中非美资产兑换为美元时,带来账面资产有所增加。此外,跨境资金持续净流入对外储有一定正向贡献。

  Wind数据显示,7月美元指数(DXY)下跌4.2%收于93.3,非美元货币中,欧元上涨4.8%,英镑上涨5.5%,日元上涨2.0%。

  外汇储备连续上涨

  7月外汇储备规模环比上涨421亿美元,创2014年3月以来的单月最高涨幅;外汇储备规模达到31544亿美元,创近30个月新高。

  总体来看,汇率折算因素是外汇储备连续上涨的主要原因,而疫情之下中国经济基本面保持稳定带来的贸易改善和跨境资本流动,则对近期外汇储备规模的回升形成支撑。

  在汇率折算因素方面,据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刘健测算,4月以来,受美国疫情持续加重,欧元区疫情防控逐步好转,以及欧盟7500亿财政救助计划通过,市场对欧盟财政一体化乐观预期等影响,美元指数持续下跌,汇率折算因素可能导致外储增加约350亿美元。

  另一方面,在央行退出对外汇市场的常态化干预后,外汇储备的变化更多是汇率折算、资产价格变动、投资收益等非交易导致,但跨境资本流动也会对外汇储备造成影响,在跨境资本流入期间,外汇储备和汇率往往可以得到支撑。

  从7月的跨境资本流动来看,在进出口方面,货物贸易一直是我国跨境资本流入的主要部分,也是长期以来我国外汇储备积累的主要来源。据海关统计,7月我国外贸进出口2.93万亿元人民币,增长6.5%。其中,出口1.69万亿元,增长10.4%;贸易顺差4422.3亿元,增加45.9%,贸易改善对7月外汇储备规模的上升起到积极贡献。

  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新闻发言人王春英就2020年上半年国际收支状况答记者问表示,国际收支平衡表初步数据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859亿美元,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为1.3%,继续运行在合理区间。经常账户方面,一是货物贸易顺差同比增长,显示我国经济稳步恢复,复工复产逐月好转,二是服务贸易逆差同比收窄。

  此外,随着中国经济加速复苏和金融开放,外资更加青睐人民币资产,在7月股票市场火热的情况下,跨境资金持续净流入也对外汇储备规模有正向贡献。“美国疫情严峻经济下滑,预计未来美联储可能继续降低利率,而中国和美国利差还会进一步扩大。这也会吸引更多的境外投资者增持人民币资产,包括债券和股票。”香港地区某私募基金经理表示。

  Wind数据显示,7月以来,我国股票、债券市场继续保持资金净流入态势,其中陆股通净流入103亿元,境外机构债券托管净增加1649亿元。

  “8月以来,美元指数继续震荡走弱,汇率估值因素仍可能对外储有一定的正向贡献。但从技术层面来看,美元指数已超跌,存在小幅反弹的可能,预计汇率估值因素对外储的贡献作用可能小幅减弱。在境外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严峻复杂的情况下,我国在统筹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方面取得重大战略成果,跨境资金仍有望保持净流入,预计短期内外储仍有望稳中有增。”刘健表示。

  “双循环”下,国际收支如何平衡?

  同日,外汇局公布的数据还显示,2020年上半年,我国经常账户顺差859亿美元,直接投资顺差187亿美元,二季度境外投资境内证券净流入逾600亿美元。综合来看,虽然货物贸易规模在总量上仍处绝对优势,但通过资本与金融账户下流入的外资越来越多,对国际收支平衡的支撑作用也在加大。

  招商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谢亚轩分析称,预计在美联储货币政策和海外流动性维持宽松的情况下,流入中国资本市场的外资规模仍将较高,而在股债配置之间,外资可能更青睐债券。

  “未来预计短期A股市场外资流入将有所上升,但平均水平不高。一是因为美股方面,新的财政纾困计划以及货币财政扩张有助于支撑短期美股表现,但在没有利率的进一步下降、流动性额外的支持以及基本面恢复相对缓慢的情况下,美股估值难以快速提升;二是目前选情的压力,中国和美国摩擦仍然处于多发期,美国大选前夕的不确定性也会使得风险偏好相对受抑制;第三则是全球疫情之下,基本面仍然面临不确定性。”谢亚轩表示。

  另值得关注的是,在疫情和国际摩擦之下,7月30日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市场也十分关注“双循环”下,国际收支和汇率的变化。

  “本次的外汇储备规模变动情况答记者问中提到,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其中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主要是指扩大内需,打通产业链供应链。这将会是我国经济发展上的一个结构性变量。也意味着可能未来贸易顺差会有序逐步减少,这也有利于我国经济结构调整。”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表示。

  王春英表示,展望未来,我国已进入高质量发展阶段,经济韧性强劲,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将加快形成,有利于继续为外汇储备规模总体稳定提供支撑。